章节目录 第170章 鼠鼠我呀,打算摊牌(1 / 7)

作品:《真少爷摆烂心死后,姐姐们都慌了

“小时候我因为不懂事,在妈因为渐冻症折磨去世的时候都没有陪伴在她身边,我曾经下定决心不会让这件事再次发生,结果我最重要的父亲生病一点都没有察觉,纠缠一些挥之不去的细节……学弟,我觉得自己真该死。”

“学姐,这不能怪你,伯父谁都没有告诉,而且我看伯父还有能力掌控一个集团,说明他的抑郁症还是轻度的,我得过抑郁症,相信我,我知道这个病!”

如果抑郁症抵达中度水平连生活自理都变得困难,更别提执掌沈氏集团继续发扬光大,只要轻度抑郁症可以通过药物控制,至于重度抑郁症……根本没有能力继续活下去,不被绑着捆着分分钟都会诞生厌世自杀的念头。

“学弟,你得过抑郁症?你是不是治好了?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沈疏棠充满期待的目光傅川只能味着良心说道:“中轻度抑郁症都是能够通过药物控制,治好,我就是个例子,学姐,我没有骗你。”

这是傅川确诊抑郁症问过医生,上过百度搜查的结果,上辈子傅川是重度抑郁症,自杀好几次没有成功,最后车祸死亡解脱重生,回到这个全新健康的身体。

傅川无法跟沈疏棠说他这般奇妙人生经历,重生一事太过玄乎,是老天爷的恩赐,他们能做的只有把握现在,面向未来!

“可是……爸以前就表现出一些端倪,忘记母亲的东西,现在控制不住会发脾气,我担心爸的抑郁症加重,而且治疗抑郁症的副作用很大。”

“学姐,凡事有得必有失,抑郁症的危害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恐怖,就算有副作用病人都必须按时吃药,才能控制抑郁症不更进一步,在我看来伯父现在的状态还处于药物控制的轻度抑郁症阶段,需要家人的关怀,学姐,跟伯父坦诚相待,多关心关心伯父吧。”

傅川以一个得过抑郁症过来人的经验跟沈疏棠诉说着,患上抑郁症像是坠入无穷无尽的海洋,越发沉沦,无法自拔,只要有个人能够在最黑暗绝望的时候伸出援手,及时陪伴,还能够在海底稍微喘息一下。

很多患上抑郁症或多或少都有基因,重大精神刺激有关,再多的陪伴都无法阻止由病情发生想去死的人,至少这是一种治疗方式。

最重要的还是及时诉说,不要藏着憋着,自我内耗。

沈疏棠感激地看着傅川:“学弟,谢谢你,听你诉说这些成熟的经验我本来难过,六神无主的心好受很多,你那段时间……还好吧?”

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傅家患上抑郁症,沈疏棠一点